残冬碎梦

作者:帆影轻飘 2009年11月23日 10:30:14 浏览:977

或许,我只能这样
深深地将你埋葬
再加上一把松松的土
那浓浓的青春
和着血与泪
永远珍藏在那个历史的点上
就如一坛陈年老酒
到老的时候
再挖出来 细细品尝

 

“他走了,他去……”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这陌生的声音,蚕儿的神情一下子呆滞,手机也掉到了地上……
就在昨天,他还打电话来说今天来看她,怎么今天就不辞而别。十年前这样,今天又……
她没有哭,因为她已经没有泪可流了。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任凭再度破碎的心随着来往的人流一起飘荡。
十年的遗忘,已经让她身心俱疲。可正当她心开始渐渐平静的时候,他突然来了一个电话:“蚕儿,我回来了”那久违激动的声音一下子撕裂了她薄弱的平静。接下来的频频通话,几乎让他们回到初恋的缠绵。
蚕儿在矛盾,在挣扎,在痛苦,在滴血。因为,正当她犹豫是否割舍一切与他一起流浪,而他却悄无声息的逃了……
呆呆的坐在电脑屏前,任凭灵魂与肉体剧烈的撕打。这时手机里陌生的铃声长久的响起。蚕儿无力地打开手机“蚕儿,我在……车站,我本想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离开,可我没见到你我不甘心,蚕……”于是,她本能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来不及梳妆就奔下楼去。
春运期间车站等车的人很多,谁料朝思暮想了十年后的相见就这么匆匆又匆匆。特定的环境与特定的心理让他们无法逾越道德防线,连个礼貌的拥抱都没有。他们一起在车站附近的小食店里吃了一顿便餐,他要了一碗羊肉汤和米饭,而她要了一碗羊肉米线。就这样静静的吃着,谁也不敢正眼看对方,他不亭的把汤里的羊肉夹进她的碗里,蚕忙说:“我这里有,一样的”。他却说“我夹给你的,就不一样了”。蚕儿有泪了,想流!可她终于忍住没让它流出来。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尤其在此刻……
发车的时间很快就到了,蚕儿送到车门前把他推上车自己飞快的跑开了……
泪在尽情的流,蚕儿明白: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尽管他们还有08年的奥运之约,可他们或许同样无法逾越彼此的防线。也无法算计,这一残冬碎梦是否需要一辈子的时间来忘记。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