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诗人梦

作者:草原牧羊人 2009年05月09日 16:08:23 浏览:1180
自上初中,就开始学诗,歪歪斜斜不成诗行,却倍感有趣,居然梦想做个诗人。高中时,继续读诗作诗,唐诗宋词、《诗刊》、《星星诗刊》成了床头必备的读物,汪国真、席慕容、舒婷、北岛、顾城、伟人毛泽东、鲁迅等人成了崇拜的偶像,梦想自己做诗人的自豪。由于自己自幼家贫如洗,父母疾病缠身,生活经历坎坷,家又住在坝上高原,很憧憬青松的遒劲与挺拔,随取笔名“山松”,邀了一帮青年朋友,在高二文科班上办起了文学刊物,洁白的纸张,淡淡的油墨芳香,寄托着我们那一代年轻人的理想,一时虽不如伟人的豪情壮志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却也意气风发,敢想敢干,受到了班主任孙承民老师的重视,由于自幼没有受过文学大家的熏陶,也没有文学大家指点迷津,自己的世界观尚未形成,因而诗歌还显稚嫩,却也浸透着自己对诗歌的执着追求。

鲁迅先生说:“文史不分家”,于是在读大学的志愿上填了历史专业志向,1991年上了母校河北大学历史系。求学的路上,正是深秋,坐着汽车一路颠簸在山路上,外面秋雨蒙蒙,一路浮想联翩,我的家乡坐落于河北省康保县一个贫困的小山村,属坝上丘陵高原贫困地区,叫白围子,是给了我生命永远魂牵梦绕的地方,于是为了做个诗人,此刻又想给自己的笔名改名换姓,记得司马迁作《史记》曾云:“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志在存高远”,遂给自己取笔名“白鸿”。上立大学,生在曹营心在汉,学的是历史,课外读的却是文学和诗歌,大学四年,遍读古今中外诗歌和各种潮流诗派,交往的也是一些文人朋友,与91汉语届语言文学的友人们常来常往,交了孙晶晶、赵素波、陈国林、荣占林等一帮文友,自己去了《河北大学校报》任记者,与一帮文友聚会于晨钟文学协会,办起了文学刊物《新风景》,校著名学者、校党委书记贾瑞增为是诗刊题了词,邀请各路文学名人讲课,河大的魏老先生、尧山壁、韩映山、许来渠等老师先后出席讲课,受到了良好的文学教育。92年初,因悼念三毛这颗“沙漠之星”的陨世,做了首《悼三毛》的诗,在《女友》副刊《文友》上刊发,许是沾了三毛的灵气,在全国各地的文友们引起了轰动与共鸣,一时天外鸿雁翩翩,信鸽来往频繁,作诗成了自己最大的爱好,我大学写了厚厚的四本诗。校园里浓浓的文学氛围和自己年轻跳动的心,使我一边思索,一边抒写自己的情怀,“诗言志、歌咏言”,诗歌成了我人生的唯一寄托。大学四年,正是诗歌繁荣辉煌的时代,也是诗歌走向祭坛的时代,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意识形态动荡不定,文人们纷纷下海,我做诗人的梦想源于此,也毁于此。我不知道风往哪儿吹,三毛的自尽,骆一和的死和海子的卧轨自杀,顾城的凶残杀妻而后自戕,诗人们的陨世给了我很深的刺激,中国的诗坛恰在此时步入萧条,我的求学路也走到尽头。大三的时候,很钦慕黎仁凯先生的儒雅与才气,尚想待在大学里继续耍赖,幻想着追谁棃先生读读中国近代史的研究生,做一名学者。却因一次爱情的毁灭,仅仅30分之差,与研究生无缘,想想至今仍是一大遗憾,每每孤寂无望时常常感念于黎先生:“感谢你对老师的信任,到底是师生一场”的谆谆教诲。入了社会,在县委宣传部当了三年土记者,而后入乡当副乡长至今,也无任何建树。想想岳飞当年“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慷慨悲壮,自己只有独坐与黑暗中默默地感怀。伟人毛泽东曾经说过:“大学校园里出不了文学家”,出了校园,诗做的很少,或是很少做,究竟为何,自己有时竟莫名奇妙地悲哀。

我的诗歌大多创作于大学,初高中的一些东西稚嫩的有点可笑,也不敢与人见面,出本诗集仅为了圆自己年少时代的梦想而已,并非为了成名,只是我的一大心愿。我的诗歌创作大体可分为两部分:田园诗和爱情诗,大多源于自己坎坷的经历和自己对人生的感悟而作,虽然粗浅,思想上也经历了“简单抒情----形而上学----理性和唯物主义----鄙视宗教-----艺术困惑----哲学----宗教”这一大致过程的,创作的冲动仅仅限于爱诗而已,我把诗歌当作自己生活的结晶。我对诗歌的追求偏好于诗歌的沧桑美,像“大漠落日下,长河落日圆”,“不知吹箫人是谁?”,“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那种,喜欢伟人毛泽东《忆秦娥。娄山关》“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的悲壮,也偏爱“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江南柔情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缠绵和李清照“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凄婉,总之我喜欢悲伤悲壮的那种,这也许与我个人的经历有关,悲壮与辽阔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美,这里浸透着人对人世深层次的感悟。但就我的诗歌而言,我更喜欢《小草》,小草的卑微、倔强和坚韧不拔的个性更能代表我对人生的追求。歌曲中我偏好西部民歌,喜欢王洛宾创作的淡雅而又浸透着人生沧桑的歌曲,喜欢三毛流浪者的歌声橄榄枝的新绿,喜欢新疆天山脚下刀郎《艾里甫与赛乃姆》、《新阿尔古丽》悲伤悲壮的爱情,有人说蒙古人是狼的种族,我看过一部写蒙古人的小说叫《狼的图腾》,全书述说蒙古族的历史与现实生活,我喜欢腾格尔在大草原上沙哑而幽长的放歌,因为我知道那是他的灵魂在歌唱,那是一只孤独的狼的嚎叫,浸透着他对大草原生活的深深感悟和对人生不息的追求,它代表着旧的草原一点点失去,而新的草原正一片片兴起,我追求诗歌的精髓就在于此。

我对诗歌的认识是:诗歌是不能无病呻吟的,一个不成熟的诗人,写不出成熟的诗来,诗源于生命,活于生命,超脱生活。诗人的心永远是为爱诗的人而作的。诗歌的灵魂无论是抒情也好、哲理也好、悲壮也好必须个人积极向上的东西。人活一世不容易,任何人活着都有存在的价值,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人生的价值就在于追求与奉献,人生如歌,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只要活着就要拼博,就不该虚掷生命。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