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一生的美丽

作者:云心 2009年12月20日 18:41:26 浏览:1140

 

  一次美丽的相遇,便注定了一生的痛。 
 
 
   那是一次同学聚会,平时不爱热闹的林心,磨不过同学李岚的死缠也参加了。她身着一袭紫罗兰色长裙,长发在脑后束了个马尾,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他们唱歌跳舞。突然全场安静下来,他出现了,他说要唱一首歌给大家助兴,大家说唱那首《相思风雨中》吧,是一首男女对唱,李岚走上前对着话筒叫着林心的名字,她没想到李岚会让她去对唱,虽然有一百个不愿,但她一向都磨不过她,更何况在这种场合下,也只好去了。她走上台,出于礼貌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也就是这一瞬的眼神交错,林心的心仿佛被牵了一下,柔情就是这样被展开了。

  林心有时候会莫明其妙地想起他的影子,想起那晚一起唱歌的情景,心,有时会柔柔地痛起,她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她又不能怀疑自己的心。明明是爱上了,为何却要假装没有?李岚在单位打电话说陪她去相亲,纤云阁里,林心见到了他,她以为和李岚相亲的人是他,心中若有所失。后来才知并不是,他只是牵红线的身份,和李岚相亲的是另一个男孩。由于有过一次合作,他们谈得非常投机,从人生谈到了现实社会,谈到了文学,谈到了现代教育。李岚的相亲会结束了,看上去很成功。分手时,并没有像小说里说的那样,他只是和大家说了再见,便直接走了。林心感到有点失落,但也很满足,因为她至少知道他的名字了,他叫罗纹。一路上,李岚一直说个不停,林心静静地听着,路边的玉兰树开满了白色的花儿,阵阵幽香随着微风飘了过来。
  因为思念一个人,因为有着一颗相思的心,林心时常被心中的爱撕剥得很痛很痛!宿舍里,她尽可能地掩藏着自己的心事,看书是她最好的解脱方式,她买来好多的书籍,放在床头。李岚说她像书店老板的女儿,好像书不要钱似的。她用手摸了摸林心的头,“没发烧呀!”她说。林心笑笑。不知为什么林心觉得日子过的好慢好无聊,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开心和无忧无虑。
    爱,就像一匹野马,带着林心的心在狂奔。她试图用力拉住缰绳,可她却毫无办法,反而被带得更远。
     
一个人独坐在草地上,仰望着上空的风筝。林心的心也随着风筝飞了好远好远。一份宁静的心不知什么时候变得不安,常常为思念一个人而感到很痛。她不敢相信自己是爱了,那份淡定自若还挂在脸上,心却早已乱了。这种感觉只有她自己最清楚,爱是什么?是痛!她在心里说着。而这种伤痛却是无法愈合的,只有在心里忍着,不让它发作,尽管是伤痕累累。 
        一只风筝从天上掉落在林心的身旁,她拾起风筝,她突然想到,她的爱就如同天上的风筝,尽管飞得再高,终有一天会掉落下来,到那时会伤得更痛。可是,可是,心已不由自己。想到这里,一粒晶莹悄悄滑落,滑至唇边,她感到有点咸,也有点苦…… 
  如果把爱情比作玫瑰,到不如说是一把锋刃的刀。因为它的刀刃比玫瑰上的刺更容易伤得深伤得痛!
   
  一日,李岚疯疯地跑来说,罗纹给林心介绍了个男孩,他说没了李岚的陪伴她一定会很孤单,有了男朋友就不孤单寂寞了。林心听了,心生生地疼,但她还是去见了,因为可以见到他。见到了,但更痛了,她见到了他的未婚妻,一个美丽的女孩。也是那一天,也才知道他有女朋友而且快结婚了。罗纹从她的眼里读到了一种忧伤,内心一阵疼痛,从最初的那一瞬,他已把她印在了心里,只是他已不是自由身了。李岚相亲的那天,他从她的眼里看出,她希望他能送她回家,他没有,他知道自己已没有这个权利了。他把男孩介绍林心认识,男孩削瘦白皙,个儿高高。她本想拒绝,但李岚死劲地在身后捏着她,她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
  日子一如既往地过着,虽然身边时常多了个身影,但她从未觉得快乐。周末, 李岚拼命地游说林心一起去郊游,林心磨不过也只好应了,李岚兴奋得立刻打电话给罗纹,说六个人一起去野外郊游。罗纹开着车,不知为什么,林心突然唱起了那首《相思风雨中》,没有和音,她一个人唱,罗纹眼中有一层薄雾。歌罢,大家都拍手叫好,林心笑着,拼命压抑着自己,表面上静如止水。这是一个非常幽静的地方,有水有林有花有草。林心身边的男孩,一直细心地陪伴着,林心心中有几分歉疚,她的心不属于他。李岚同男友早已寻了另一个地方谈情说爱去了。罗纹的未婚妻跑累了,坐在一旁休息,罗纹抬眼朝林心这边望着,林心一抬头,四目相遇,她慌乱地把目光收起。她对男孩说:“我有点头晕。”男孩赶紧说回去吧。身后的罗纹无法言语,暗自叹息。

 
  由于接触多了,很自然的就有了对方的联系电话。好多次,林心看着手机发呆,想找个什么理由发条短信给他,或者能收到他的问候。有时候她会做梦,梦见她和他一起在舞台上唱那首《相思风雨中》,醒来时发现泪打湿了枕边。
 
  
  二月十四日那天,林心突然收到了罗纹的短信:我一直在想,是不是给我的朋友发条短信,真诚地祝她情人节快乐!她笑了,笑得是那么开心!也就是那时起,他们有了短信的相互问候。罗纹说,恨不相逢未嫁时,虽然她未嫁,但他已是有主的人了,遇见她真的很痛,林心说她什么都知道。罗纹出差回来,带回来二只海螺,林心一只,罗纹的未婚妻一只。
 
  夜深人静,林心躺在床上,拿着那只海螺,满脑子是罗纹的影子,时针已指向十点,李岚是不会回来了,最近总是这样。手机传来短信,是罗纹的:林心,很想见你一面,可以吗?林心迟疑了一下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夜,是如此的沉静,月色如水般地洒在宽宽的道上,映着林心幽幽的身影,也映着路边浓密的法国梧桐。在不远处的一棵梧桐树下,林心看见了罗纹,她有些心慌意乱,她不知自己赴约是对还是错。
 
  “林心!”罗纹的声音有些嘶哑,“犹豫了很久,还是克制不住自己,没有别的,只想单独见你一面,足够了!”
  “罗纹!”林心轻轻地从嘴里吐出:“你知道,爱一个人有多痛吗?思念一个人又是什滋味?”“它是无法名状的,毫无办法的,是刻骨铭心的,我知道,我不应该,可我已是心不由已,不能自己了……”泪,早已满面,林心拼命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林心!”罗纹爱怜地抚着她的脸,深视着她的泪眸,仿佛要把她烙在心里,种在心里。“林心,为何让我遇见你,在我身不由已的时候。你让我如何是好呵!”“罗纹,不要说了,我……”罗纹再也无法让自己的感情流逝,他用炙热的双唇吻住林心的尽是泪水的眼眸,吻着她的泪,“我要吻干你的泪。”他含糊不清地说着,林心一下子变得松软,她轻轻靠着梧桐树,心狂乱地跳着,双唇滑至腮边,罗纹停留了一下,继而滑过香瓣,林心的心跳如同停止了一样,“罗纹!”她轻呼,温柔地启开她的唇齿,罗纹拥着她,深深地吻住,不让她离开。“林心,我好爱你,你知道吗?”“我也是”声音只有彼此听见,林心轻颤着用手臂环住罗纹的颈子,柔柔地回应着,浓密的梧桐枝叶遮住了月的明媚,一切是那么的宁静,仿佛世间只有他们。一阵轻风徐来,掠过丝丝凉意,林心下意识地动了一下,“不,不要。”她挣脱罗纹的怀抱,深吸口气道:“就此为止吧,别忘了你是她的。”轻轻甩开罗纹的手臂,一路跑开了。罗纹痛苦地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林心,狠狠地给了自己一拳。

 
  爱,就像毒药一样侵蚀着罗纹的心,他说他的心真的好苦,那头的林心无语,只有默默地流泪。她很自责,她不想做第三者,也不会去做第三者,痛就痛吧,她说。报社要派人去北方的一个山区采访,林心争取了一个名额。她没有告诉罗纹,也没有告诉男孩,悄悄地出发了。到了那边,她才发了短信给他,罗纹说林心你心真狠,都不让我送你。林心叹了口气没有回信。
  夜很深的时候,罗纹会发信息给她,让她早点休息。天冷的时候,林心会收到罗纹的短信,让她多加衣服。罗纹说,你在干嘛呢?她告诉他正在看书,他说他也是,原以为只有他才是夜猫子,想不到你也是。他又说想你,她说睡吧,明天还上班呢!在心里她又何尝不是呢?其实,她只要听到他的声音或是收到他的信息就好,别无他求,这是她最低的要求。一个月很快过去,要回去了,回到那个有他的城市。突然间,林心不想回去,回去又如何呢?她打了电话给男孩说,她还没想好,让她别等了,男孩没有说话便挂机了,林心笑笑。社长放她二个星期的假期,于是她在那儿又整整待了二周,可最终还是要回的。
 
  一进门,李岚就兴奋地告诉林心罗纹结婚的消息,林心的心一阵悸痛,她努力地笑道:“祝福他们。” 泪却在心里流淌着。
 
  那个男孩找到林心说不能没有她,拿着一枚戒指郑重地说:“嫁给我吧!”林心想都没想便应了,男孩高兴极了。从此,她没有和罗纹再联系。婚礼进行的那天,林心穿着雪白的婚纱,李岚同男友作伴娘和伴郎。李岚说没想到是林心先结婚,也太快了些,林心笑笑。突然,她感到某个角落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她转过身,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她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她还能希望什么?
  她收到罗纹的贺礼,是一只百合胸针,是百年之好的意思,她把它藏了起来。
  过了许多日子,李岚突然跑来说:“林心,你知道吗?罗纹没有结婚,就在婚礼当天,他喝多了,一直在说林心我爱你,后来,婚礼取消了,林心你和罗纹是真的吗?”李岚傻傻地问。林心一下子晕了,无语泪先流。她的心早已碎成万片,正如那纷飞梧桐雨,点点滴滴,漫天飘零。

 
icon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