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族(一)

作者:尘埃 2009年01月04日 15:47:38 浏览:1114
第一章 出发
 一九九二年六月十八日,北京生物研究所的其中一个小组正准备出发到浙江箬寮原始森林执行一项重要的任务,这是个探测研究组,简称探研组,这个探研组和其他的生物探测组不同,
它是专门探测和研究人类剩余原始民族和或部落的。这一小组共有六人,他们包括:莫永林、李俊、萧晴、洪亮、王洛宾还有我,我是他们的组长高柏。每一次接到任务,我们六人都特别高兴,但并非每一次任务我们都有所收获,而且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一无所获,虽然如此
我们这一组也并非多余,因为谁也不能证实现今世界上究竟有还有没有原始部落存在着,还有多少部落存在着。而且前不久就有人在海南省发现了一个吃生肉的原始部落。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快了,还差一点点,组长你稍等一会。”萧晴回答到。
  “快点,飞机还有三不时起飞了。”我又喊了一声。
  “女人就是麻烦!、高柏,来!不急先抽根烟”(在大多数时候他们叫我组长,但有时为了表示亲密他们也会叫我高柏)——王洛宾递了一根烟给我并点上了。“这一次出差可能又得一头半月了嫂子怎么样?没跟你闹吧?”洛宾问到
  “闹倒是没有,就是有点不高兴,唉!洛宾,你没结婚不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真不适合结婚。对了,你和你女友现在怎样了?准备结婚吗?”
  “不了,她跟我分手了”
  “为什么,你们不是好好的吗?”
  “别说了,跟你一样,你没时间陪老婆,我也一直没时间陪女友,干我们这一行可能就注定要把情根斩断了。”
  正在说着的时候他们几个人走过来了,“嘿!你们两个谈什么啊?谈得这么情投意合,又
在谈女人了吗?”李俊俏皮的问。
  “合你的大头鬼,关你什么事啊?你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不那么十三点好不好呢?”
“我不是在关心你吗?准备又要到深山修炼了,谈谈女人也是正常啊?你不是…..”
 我没有听他们唠叨下去,一根烟过后,接着又是一根,此时此刻我心里象装了一担子铅一样
沉重,我想起了昨晚和若兰告别的情景,我和妻子若兰结婚快五年了,由于工作关系,五年以来我经常都在外出差,而且象我们的出差跟别人的出差不同,我们都是到荒山野岭去的,指不定哪次不小心被野兽吃了就回不了了。就在昨晚我和若兰告别的时候,她非常伤心,知道我这
一去又得一两个月才能回家了,她哭得眼睛都肿了。我非常理解妻子对我的牵挂,更明白等待的痛苦,看着她那伤心的样子我真想打自己。在这个组里工作六年了,从升到组长到现在也有四年了,混了四年,我还是个组长,说实在的我也感到累了,我非常希望自己能为研究所做点贡献,更希望哪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能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上级能给我提拔,我
并不是个什么伟人,我不能做到不求回报的卖力工作,我只想升职,升个科长什么的,在办公室搞一下研究,可以有空在家陪陪老婆。
“组长,我们都准备好了,可以走了。”
 我被萧晴突如其来的一叫吓了一大跳,急忙回过神来,“哦!都准备好了,没忘东西吧?”
 \"都好了,照你的吩咐带了两支猎枪,一些硫磺还有几瓶防蚊水还有……\"莫永林代表大家回答到。” 接着我们坐上所里派的面包车直奔首都机场。
飞机经过了一个小十四十分钟到行程到达浙江温州机场,到达机场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二十分,为了节省时间我在机场附近一个汽车出租中心租了一辆越野车直接到达距离箬森林五十公里的松阳县,在县里我们买了大量的干粮和水,每个人的背囊都装得边拉链都拉不上,手里还得提一大袋。接着我们开车赶到箬寮旁边的一个小寨子上,由于天色已晚了,我们便在寨里租了一间小旅馆,并且在旅馆哪里打听了好几条进森林的路线。当天夜里我们在旅馆商
量好进林的路线,经过商议之后,大家一致认为应该从南走。
  六月十九号的早晨,吃过早饭后,我们一行人便带着备好的一切从南面进入箬寮原始森林,(因为早在一个月前,这里的寮民们曾经在森林里发现了一个类似野人的人,所以这一次我们按照上级的指示得深入森林发掘进野人居住的地点。在第一天黑以前我们得按李教授
给我们的地图指示到达大基瀑布,并在瀑布前扎营。)虽然是夏季,但由于树木繁茂森林的气温只有二十度,太阳虽然已经出来了,可是茂盛的枝叶就象一把巨大的雨伞一样,把太阳挡在外边。潮湿的雾气象烟一样在我们的身边飞来飞去。走了两小时之后,我感觉有点累,我见他们也累了,便示意停下来休息,这时候雾已经渐渐散去了。阳光显示出它的威力穿过树梢一束束地投进了森林里。空气也作加速运动,一阵阵凉风吹得地上的小草摇头晃脑。漂亮的各种山花擦干了身上的露水,在微风中搔首弄姿争相斗艳。虽然我曾在森林里度过无数个早晨,但我仍然惊叹它神奇的美。
  “嘿!嘿!嘿!你们看,有一只麋鹿在追一只兔子,你们看,多可爱的小家伙啊?它跑得真快。”萧晴边说边笑出了酒窝。
  “这回有野味吃了,李俊说着便举起猎枪向着鹿瞄准。”
  “停手李俊你这个野蛮人,你没读过森林保护法吗?你敢开枪我就举报你。”
  “嘿嘿!好玩,我只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看把你吓得。”
  “好了别闹了,休息够了就起行”我说完后带着他们便往森林深处走去,隐约之间我总有一种踹踹不安的感觉。十一点四十分,我们来到了一条小河边,河很窄大约是五米宽,河水有点浑浊,但这里光线很好,周围没有参天大树的遮挡,感觉人也特别精神。
“你们饿了没有?”他们都异口同声地回答:“快饿死了!”“那就在这里就餐吧?我看你们简直是饿狼投胎,整天就想到吃。”
 “ 谢谢组长的赞赏。”李俊厚着脸皮答道。萧晴铺开了桌布,各人从包里拿出了食物往桌布上摆,什么熟鸡腿、鸭肫、午餐肉、排
骨罐头、面包等等真不少。我便打趣到:“你们准备在这开餐馆吗?”
 “嘿!组长你这主义真不错,你提醒我了,等这成为旅游区我就来这开餐馆,招牌名字叫原始部落聚餐屋。”莫永林突发奇想#p#分页标题#e#
  “那我们呢?你可不能只顾自己发达不管兄弟啊?\"萧晴天真地说哪能呢?你们都是股东。!”莫永林说着便把一根鸡骨扔到河里,随后各人都把吃剩的
骨头扔到河里。就在这个时候,一大群鱼游过来,它们争相抢着刚扔进水里的骨头,发现叽叽喳喳奇怪的声音,我走近一看,只见一群白色凌型的鱼一半分钟功夫便把坚硬的骨头吃光,这情景让我想起一部有关食人鱼的故事的电影,不由得心里一阵发毛。看到此情景,他们便把所有吃剩的东西以及包装袋都扔下去,只看见它们又是好一阵的猛烈抢食,连包装袋也吃个精光。
  “组长,这是可能食人鲳,在非洲有这种鱼。那我们怎么过河?”洪亮问
  “大家砍几棵小树下来,把树杆绑在一起。”我回答
  接着洪亮和李俊、洛宾几个使劲地砍树,萧晴把小树枝削掉并且和我一起把三根树杆排在一起绑好。只用了十五分钟一道小桥便搭在河面上。由于莫永林身体较胖又不会游泳,所以我让他先走,洪亮跟在他后面可是意外的事还是发生了。当他走到桥中间的时候在一根树杆转了一下,莫永林脚一滑,身体失去了重心掉到河里去,我们各人都为之惊慌失措,跟在他后面的洪亮,不管三七二十一使劲的拉着他的手,眼看他的第二只手已经够着树杆了,他
突然痛苦地在叫着:“我的腿、腿、腿,疼、疼、疼疼死我了!”我急忙叫到“洪亮,快拉!使劲拉,李俊你拉着洪亮,快快快!由于桥面很窄我和洛宾萧晴都都不敢动,深怕一动又有人滑下去。这时李俊拉住了洪亮,洪亮把身子探下去抱住了永林的双臂。“永林,使劲往上,抱住桥,脚使劲往桥上勾。”洛宾大声呼喊着,折腾了两分钟莫永林的双脚终于上来了,同时他的右脚使劲的甩,一条手掌般大小银白色全身长着疙瘩的鱼被甩到水里。可是莫永林的双腿已经被咬出了十来个口子,裤子也咬破了,鲜血直从裤管里往下流。洪亮背着永林小心地过了桥,到了对岸萧晴迅速打开药箱,她赶快拿出了止血药和消毒水,血不再流的时候,萧晴用消毒水把莫永林的伤口洗干净并用绷带包扎好。由于她学过医所以这一系列的工作,萧晴做得非常到家也非常娴熟,莫永林看着她细心的为他处理伤口的时候眼泪偷偷的流了下来。也许是因为感动,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女孩为他包扎过伤口,于是他的心理便不其然地涌起一阵温暖和一阵感激。
  \"永林你能走吗?要是实在疼的话你就下去吧!没关系的你也是因工负伤啊!\"我看永林伤了这么多处心里甚为担心。
\"我能走,一点皮外伤不碍事的,组长你放心吧这伤影响不了工作,我们继续走吧!“说着便站起来若无其事的向前走。永林是组里最勤奋的人,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可以把工作的事放在前面,个人的事丢一边并且任劳任怨,我常常想如果这世界的人都象永林可能地球也得磨平三寸。我们可以很容易了解一个象李俊这样爱耍嘴皮,爱表现但又雷声大雨点小的人。但对于象永林这样多做事少说话的人,却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个常埋怨的人,虽然让人觉得在点厌烦,但你能知道他想要什么?可对于一个任劳任怨的人,你却拿他没办法。永林的表现总让人敬佩,可又让人敬而远之,即使象李俊一样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人也不敢跟他开玩笑。
   \"永林,我们要到达的地方是大基瀑布,从这时三直向东走,大概还要五公里的路,到了那里我们便准备晚饭和扎营,你腿上有伤别走太快.\"
   \"嗯!我会小心的。”走在前头的莫永林应了我一声便继续沉静的向前走着。每当有人叫累的的时候,便停下来。到了下午四点半我们顺利到达大基瀑布。才刚驻脚便听见萧晴雀跃的欢呼声:“太美了,嘿嘿!大家看看、看看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啊!”(眼前的景物让我明白何为“瀑布”,就是眼前这样飞泻药下来的一幕水帘,你甚至会以为它是雪白的蚕丝织就出的瀑布的底下是清澈见底的圆水潭。当瀑布冲到底下岩石的时候便溅起如烟雾。)
 “组长,是不是要扎营了?”萧晴问。
 “对,萧晴、永林,你们两人在这扎营,洪亮和李俊在周围找些柴火,王洛宾去取些泉水回来做饭,泉水用简测器测试一下有没有病毒性细菌和寄生虫。”
 “是的,组长,我们这就去。我们还想在潭里洗个澡,潭水不深而且清澈见底李俊提出了他最巨代表性的要求和他一个可以足以证明这潭是安全的理由。\"
 “没问题,但得先做完正事,去吧,捣蛋鬼!”
  当我把这些琐事安排好之后,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夕阳没有忘记这森林的角落,用它的余晖照射着从五十米的岩顶飞洒下来的瀑布,与水雾亲密的溶合在一起,发出一道道彩虹一样的光芒,如果一路上没见过那令人为之惊诧的“食人鱼”的话,我想这森林给我的印象是宁静而秀丽的。但现在我不得不承认,在她美丽的外表下正隐藏着种种的杀机。
  晚饭过后,几个捣蛋的男人脱了衣服就往潭里跳,剩下我和萧晴。看着他们那高兴劲,我心里感觉比他们还高兴,一下子好象回到了童年,仿佛是几个玩伴在池塘里洗澡一样.
  \"组长你也来吧,让萧晴在上面看守东西就行了,快点嘛,你不下来我们会不高兴的。”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劝我下水。
  \"行了,我不放心萧晴一个女孩子在这看守,你们玩吧。”
  这时莫永林上来了,穿上了衣服,我好生奇怪。问“哦?你上来干嘛?才下去一会干嘛就上来了呢?“
  “组长,我伤口有点疼,凉快凉快就可以了,洗了一下舒服多了,你快下去吧,萧晴去换一下短衣也下去吧,把药箱给我我换一下药我就在这里看守东西,快快快,太阳下山水就冷了,水冷容易着凉。”
  “既然这样我们就下去了,你一个人要小心点。”
  吩咐好莫永林我和萧晴换了衣服便下水了,水很凉快,由于瀑布的冲力,使得这潭水波涛汹涌,更有一翻碧波荡漾的快感,在潭的西边,有一个缺口,潭水从缺口流出去形成了一道小溪,而且小溪的旁边是一条我们从没发现到的小路,它一直向着西边的箬寮岘山峰处延伸,似乎还能通向山上。我突然萌生了一种想法,于是我把他们四个人叫到一起来看。
  “看见了没有,那边有一条直通山峰的路,我们的地图上并没有标那个地方,我们要是沿着那边走的话,比按教授给我们地图指定的方向走要更快到达箬寮岘,而且教授所画的指示也只是建议,他也说了我们可以看情况更改线你们认为呢?”#p#分页标题#e#
  “组长我没意见。“李俊第一个说。
   洪亮点了点头,“我听你的安排。“
 “ 我感觉这山林那都有危险,我也给不出什么意见,我认为不管从哪边走,速度都要快,不能停留太久。”
  \"洛宾,你说得对,我们确实要加倍的小心。”
  当黑夜降临的时候,我们点亮了火堆,围着篝火我们大家嘻嘻哈哈的说说闹闹一直到十点钟,我看时候也不早了便问:“哪位两英雄愿意负责守夜?”结果两位老实巴交的好汉一起举手。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