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族(二)

作者:尘埃 2009年01月04日 15:48:54 浏览:985
红族

 “就这么定了,就由洪亮和王洛宾两位英雄好汉负责,大家安心去睡吧,萧晴自己一个营,我和李俊一个营,明天六点三十分起床。”

  我躺下之后不到两分钟便听到李俊轰轰隆隆的鼻息,可我反反复复翻了好几次身仍未入眠,隐约之间,总感觉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在我们的周围,我努力地忘记这些幻想,到后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意识逐渐模糊了。

  洪亮和王洛宾,各人拿着一支猎枪,王洛宾站在东边的瀑布旁边,洪亮站在树林的西北角。他们不时用眼光扫视着周围,耳朵小心翼翼地侧听着周围的动静,象守护神那样守护着和他们同甘苦共患难的同伴。夜很美,月华如洗,四周一片银白的亮光,只听得各种虫声掺杂的声向,好象有一支乐队在奏着动听的交响乐一样。

  到了深夜的零点二十分,王洛宾看突然到了一个人影,她站正在瀑布旁边,全身赤裸,下身被潭水掩盖,王洛宾虽然一直扫视周围,但他并不知道这女孩是从哪来到这潭中的?只一转眼她便站到了瀑布的旁边,她解开了绑着头发的绳子,一缕象瀑布一样的长发直垂腰际,在月光的照射下她美丽的胴体就象维纳斯的雕像一样完美,她皮肤并不白,但闪着红铜一般健康的微光,虽然看不清她脸上长得什么模样,但隐约之间他看见一张鹅蛋脸露出了微笑,那微笑就象这山林的山花一样散发着清香,他的眼睛象被钉子钉住一样,久久地凝视着她,他突然明白什么叫女神,就象现在看到的一样,在深山的深夜里不知不觉的降临,不知不觉的来到他的身边,不知不觉的闯进一个男人的内心深处。不知不觉地让他为之着迷。女孩用她柔软得象波浪一样的双臂拨弄着清泉在潭之间游动。这时候的王洛宾正站在潭边,由于她沉醉于自己畅快泉浴所以没有注意到王洛宾,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她站起来了梳理她的秀发,当她抬起头来准备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王洛宾,她好象被吓到了,怔了一怔,但随后又平静下来,好奇地打量着王洛宾,而王洛宾却没有醒悟过来,眼睛还是那么怔怔地盯着她,女孩说话了,但她说的话用的语言好奇怪,除了头一“嘿”之外他什么也听不懂,王洛宾被惊醒了,他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急忙转过身回避自己所犯的流氓错误,并且语无论次地解释到:“小——小姐,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请——请你谅!”可是女孩并没有回答他的话,他以为小姐还在生气,于是他转移了话题:“小姐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洗澡,你的同伴在哪呢?怎么不跟你一起来?”但是还没有人回答,于是他又问:“你穿好衣服没

有?我可以转过身来吗?”没有回答。于是,他慢慢的转过身体,可是人已经不见了。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声叹气是对自己行为的自责还是由于女孩消失而顿感失落。

  早上六点钟,岩上的白云露出了粉红的脸,我第一个起来了,只看见王洛宾坐在潭边,肩上搭着猎枪看样子好象睡着了,看着他这样子,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我再去找洪亮,在营的西边他正靠着树张着嘴巴扯着呼噜。样子象一头累极的熊一样。我不禁笑了出来。我没敢吵醒他们,轻轻的走到营里拿了牙刷和毛巾到潭边洗漱去了。随后把刚熄灭的火再点上烧了一锅面。

  六点三十五分各人陆续起来收拾帐蓬、洗刷、往空瓶子灌满水、吃面。忙完一轮后我们又展开新一天的旅程。

  沿着昨天商量好的路线,我们一行六人自东向西行走,早上七点十分太阳刚升起,虽然有

太阳,但由于树林茂密的枝叶的遮盖,通常森林的浓雾要到九点多钟才能退去,所以这个时候的森林仍然是灰黑灰黑的,两米以外都看不清东西,萧晴好生害怕,她拿着手电筒跟着我,手拉着我的角,就象小孩子跟着大人一样。老实巴交的洪亮拿着开山镰割开挡在路上的野树藤,由于他这种老实多做事少说话的个性,所以大家都起了个外号,随了我自己身为组长不敢乱拿人开玩笑之外,其他人平时都叫他沙和尚。跟着洪亮后面的是王洛宾和莫永林,他们各执一猎枪以防有猛兽突然出现。走在最后面的李俊见萧晴胆子小,便故意向她打趣#p#分页标题#e#“嘿”假小子,你胆子也真小,你看组长的衣服快给你撕破了,回家老婆还以为他干什么坏事呢?你可别陷害组长啊?”

  “哼!那我就说是你保护组长不力,让组长给女野人强暴了呗!”

  “哈、哈这你也想得出来啊?嘿!我给你讲个故事怎样?从前,在一个深林里,有六人正

朝西前进,走着走着一个叫萧晴的女孩背后突然又多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头发披在身前直拖到地上.....\" 

  “啊!”萧晴吓得大声叫喊起来,手紧紧地拉着我背后,以至我走都走不动。她哭叫着说:“组长,你看李俊他欺负我。”我被李俊这不成熟的行为激怒了,大声喝令到:

  “好了好了,李俊你烦不烦,就会欺负女孩子,有胆你到前头去接替洪亮,二十几岁人了整天没个正经样,快到前头去,快去。洪亮,把镰交给李俊,你到后头来。”

  萧晴向伸着舌头向他俊办了个鬼脸,并且对洪亮说:“洪亮有你在后头我就不怕了。”

  洪亮笑了一笑道:“你这胆小鬼,走吧!别拉着组长了,我在后头保护你。”

  于是萧晴松开了拉着我的手,我感觉一下子轻松了好多。于是加快了脚步,约莫又过了半小时,周围已经没这么黑了,树木也稀疏了很多,而且看见路边开放着很多漂亮的映山红,萧晴欣喜地跑过去摘了几朵,可就在她摘花的瞬间,我听得地上有咝咝咝…..的声音,我顿时想到是蛇,而最可怕的是

萧晴还亮着电筒,在电筒的光束下,一个三角型的脑袋向上硬伸着,嘴里的开叉舌头不停的吞吞吐,发出咝咝咝…..的变态的叫声。这时候的萧晴也许是吓得腿软了,摔倒在地上。

  王洛宾和我同时叫到:“萧晴快把电筒关了,快关了。”萧晴擅抖的手忙乱地推着电筒开关,忙了几秒钟,电筒的光才不见了。说负责保护萧晴的洪亮果然没有食言,这时候,他一个箭步冲出去,把萧晴拉起来,并且背到背上。

 “我急着喊到,大家快走,不要停下来了快走!”于是我们六个人五条腿有经验的以之字形的步法飞快的向前走。大概走了十五分钟,我们估计毒蛇已经追不上来了,于是我便叫大家放慢脚步。走了不到半小时可怕的事情又发生了,走在前面的李俊突然“啊!”地叫了一声便往地下沉下去不见了,我感到非常惊诧,但随后想,也许是掉到猎人布下的陷阱里了,可现在国家已经禁止捕杀野生动物了,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呢?我和他们几个赶快跑过去一看,果真如此。我拿手电筒一照,只见李俊摊在一个黑黑的洞里,洞约有5米深两米宽。

  我朝下面叫:“李俊你摔伤了没有?能动吗?伸伸手脚看伤着了没有?”

 “没事,组长,这洞下面是铺着厚厚的泥和草,所以没伤着。”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