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相爱不等于“情”

作者:lingling 2009年02月17日 12:08:31 浏览:1146

男女相爱不等于“情”

安晓玲

 

罗密欧对徒儿班克斯道:

“文学家、神学家和政治家为了各自的目的,将爱情翻过来复过去地抄了六千余年,现在仍然在没完没了地抄下去。的确养活了一大批人,他们因此发财、出名和达成各自的目的。男女之间的这么一点点事情,要说、写、演和唱这么多年,当然要不断地绞尽脑汁、标新立异、花样翻新;后起之秀们变着法子来讴歌爱情力量的伟大,甚至连世代家仇也能化解啦,消除战争啦!这些,当然是独出心裁的创造。这也是莎士比亚成名的诀窍!”

“哗!为了成名赚钱,什么谎都可以撒。那不成了江湖骗子?”

“说他们是大小骗子,一定心里不服,因为他们的文化水平的确比江湖骗子高。应该说,他们是一帮有文化的高级骗子。在他们的笔下、在他们的言论中,为了追求个人的自我感觉,可以随心所欲地夸大和缩小,要这个死、那个活;将这帮人打入十八层地狱,遗臭万年;令那一批人才华出众,当宰相或者王子,都是圣贤和伟人,名垂青史。好坏只在他们意念之间,他们才是世界的主宰!不是吗?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戏曲误导了多少未经世故的少男少女,害死了多少青少年,诱导了多少青少年为根本不存在的爱情去痛苦和消沉,与自己的家人大吵大闹,离家出走,或者与情敌刀剑相拼,甚至毁掉一生。”

“师父,男女之间真的没有爱情吗?”

“真的没有。男女之所以要在一起,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为了爱。爱对方的脸蛋,实现精神性发泄;爱对方的躯体,进行肉体发泄。“爱”和“情”根本就是两回事情。男女相爱是一个阶段现象,并不存在生命的全过程。在性成熟以前,男女之间没有相爱的要求;到年老失去性欲时,也就会失去男女相爱时的那种冲动和激情。可见,男女之间的爱是因为性发育而产生的一种生理需要,任何动物都是这样。既然动物雌雄的结合只需要“爱”,没有“爱情”,为什么人类的男女结合却必须有爱情呢?再说呐,所有爱情小说和戏曲都是俊男美女,没有一个是丑鬼的。对方的长相平庸、姿色不撩人,岂能一见钟情,以身相许?因此,丑陋男女之间的结合,没有文人墨客所弘扬的爱情,只有赤裸裸、不堪入目的肉欲。既然长相不扬的男女结合只需要淫秽、下流的肉欲,为什么俊俏男女之间的结合就需要高贵、神圣的爱情了呢?足见,这是一种误解,以及一些人的误导和蓄意编造。主张精神恋爱的柏拉图极力否认男女相爱是为了肉体接触,发泄性欲;但是在芸芸众生中,没有性交的男女相爱本身就不存在,又何况那莫须有的爱情哩。柏拉图所爱的不是女人,而是美男;他不过是个同性恋者而已。他私下与美男所干的勾当,不照样是像他自己唾骂男女间肉欲的那样:卑鄙下流吗?!”

“师父,原来主张精神恋爱的柏拉图是性变态,在美男子身上进行性发泄。”

“所以,性发泄是正常人的生理现象。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有这种生理要求。有没有“情”?无所谓。这就是不少人,不问对方的姓名,只要可心、‘一见钟情’就上床的原因。只要有性发泄的生理需要就行,男女就可以相爱,进行亲热和交媾。性交完后,是否能建立起‘情’,就要看俩人合不合的来?这已经成为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了。合得来,就可以建立起友谊,继续相好下去;合不来,最明智之举是尽早分开,还可以留下相互爱慕的美好回忆。否则,绝对没有好下场!勉强凑合下去,只能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相互承受着无穷无尽的痛苦、折磨和忧伤。这就是人类近几千年推行父权制和小家庭以来,给每个人所带来的烦恼、无奈和苦难。”

“为什么会产生对某个异性的思恋和渴望呢?没有对方,真有生不如死之感呵。”

“父权社会以来,人类的最大悲哀是把精神需要和生理需要混为一谈。人的思想是极为复杂的,它有一个共同的规律:就是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不到手就寝食难安。人们把对某人的爱恋说成是爱情,不准确。实际上是对该人的一种精神渴望,或者精神需要。由于文人故意夸大和弘扬这种因为精神需要所出现的行为,而使人们对思恋和渴望采取纵容而不是抑制的态度,从而导致许多悲剧发生。解决这种由神经所引起的精神需要、最简单的办法是得到他,使该人的神经需要得到满足。在到手之后,其他精神和生理需要就会接踵而来;对某人的思恋便会大减,甚至所剩无几。这就是大家所谓的变心,这本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不足为奇。错就错在不该把对某人的精神需要看成是永恒的,不变的。爱情不可能天长地久,因为精神需要是多变的,很难长久;惟有人的生理需要才是不变和长久的,直到他老或者死!也就是说,喜新厌旧是普遍规律,尤其是人类。这就是为什么得到魂系梦萦的恋人后,会搁在一边,由腻味逐渐转化成生厌,总觉得别人的老婆好的基本原因;或者对自己恋人的忍让和宽容,由恋爱时的最大限度变成结婚之后,越来越小的原因。所以,夫妻不和、同床异梦是人类男女小家庭中的普遍现象。”

“师父,男女之间为什么不能建立起‘情’,以减少每个家庭的纷争呢?”

“男女之间的情,准确地说:是‘友情’,而不是‘爱情’,也是很难建立的。原因是男女是生理上相差极大的两类人。同是男人或者女人,在生理上基本相同,都难以相处,能成为知已的极少,能几十年共居一室的则更少,又何况在生理上是完全不同的男女两类人呢?由于在思想、追求、爱好、脾气和习惯上,男女这两类人相差太大,因此很难相投,建立起友情。硬要建立,就只有一方或者双方放弃自己的个性去迁就、忍让另一方。这就是圣经上所说的:‘爱就是恒久的忍耐’。在近代社会中,因为文化水平的提高,完全忍让对方,成为对方奴隶的人已经不存在;而且,忍耐总是痛苦的,又有谁愿意无休无止地承受这种痛苦的煎熬呢?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是:男女之间只需要“爱”,满足生理需要;没必要刻意地去追求‘情’,这一短命而又多变的精神需要!”

“照师父所说,夫妻只有合得来才能幸福。徒儿不明白的地方是,师父与朱丽叶秘密结了婚,为何还不知道你俩合不来呢?

“为师也经常想这个问题。最后得出,是三个原因造成的:第一是我俩受爱情教的流毒太深……”

“师父,什么爱情教?世上还有这种宗教?”

“从古至今,爱情小说和戏曲一直在鼓吹爱情教。宣扬爱情就是人生的一切。为了所谓的爱情,可以不要回报父母几十年含辛茹苦的养育恩情,敌视父母,离家出走。为了爱情,可以不管公理、公德、法律和良心,损人利己、撒谎栽赃;把别人的恋人,丈夫或者妻子抢过来,居为己有,甚至杀死情敌,以满足自己的占有欲。为了爱情,可以放弃自己毕生的追求,去过‘日出而作’的最原始、艰苦和乏味的生活,碌碌无为的度过一生。因为爱情,而毫不犹豫地去给一个过去从来就不认识、不相干的人当奴隶,甚至为他***!这与所有的宗教洗脑,愚化教民,为教主奉献一切,乃至生命,是不是一模一样?”

“师父,这么一说,搞文艺的人们的确是在对青少年宣传和弘扬一种宗教。”

“极力鼓吹爱情教的教义,掩盖组成家庭的两个最基本条件:即合得来和经济基础,是人类家庭悲剧的根源,导致世上真正幸福的家庭很少。第二个原因是:当时我俩的父母都反对我们的结合,为了对抗来自各方面的反对势力,促使我俩一致对外,而忽视了双方在个性和追求上的差异。在某种程度上,是双方的父母把我俩推到一起的。第三,我们在生前,没有在一起独立地过小家庭生活,因而双方的个性未能真正的暴露和冲突,以致未能及时发现我俩在个性上,不单单是差别很大,而且简直是水火不相容。”

“请师父具体说说,你俩在个性上的主要差别,好吗?”

“第一,从小的娇生惯养和富裕的家庭,使朱丽叶习惯了以“个人为中心”,只顾自己、不管别人的感受,不知道、也不想去关心、体贴和伺候人;第二,她的贵族式生活要求和习俗太重,追求生活豪华、高档和绅士风度。”

“徒儿不明白,师父也出生贵族,为何没有一点贵族习气?”

“可能与为师自幼习武,接触的师父和兄弟们都是平民有关。我厌恶装腔作势的虚伪绅士风度和贵族习俗。”

 

                                               摘自小说“罗密欧与朱丽叶续集”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