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是爱情的坟墓

作者:lingling 2009年02月24日 09:31:51 浏览:1107

结婚是爱情的坟墓

   

 

劳伦斯万分感叹地道:

“对呀!迷人的爱情到哪里去了呢?在我接触的男女教友中,经常因为闹矛盾来找我。在他们之间,真没有爱情可言,相互关系的勉强维持下去的的确确是靠肉欲,不,····不,是依靠性爱。这么说不就高雅多啦?只要加个‘爱’字,就显得高雅。确实是依靠性爱和所生的孩子,才没有散伙。如果没有这两条,我敢向上帝发誓,世上将没有永久的夫妻家庭,统统都会变成单亲家庭!伟大的主啊!这是怎么回事呢?荡气回肠的神圣爱情为何连一点影子也没有了呢?”劳伦斯一边在胸前画十字架,一边摇头,万分不解。

“亲爱的劳伦斯,我敢打赌,在结婚前,也没有爱情!”

“孩子,这个问题不要讨论下去了。我毫无思想准备,免得我跟着你一起胡说八道,违背主的教导诲。还是讲你的事吧,刚才说到哪里啦?”

“讲到朱丽叶每月只让我操三次。”一听“操”字,劳伦斯又向罗密欧白了一眼,皱眉头思忖道:“这小子长的确实漂亮,招人爱;可说话这么不讲究修辞,语言不规范化,满口痞话!”

“这就对啦。由于朱丽叶的性冷淡,将性交看成是对你的恩赐和义务,因此在白天要求更高的回报;而你因为性欲得不到满足,一肚子的怨气,哪里还有心情去回报她的更高要求。······啊,我明白了,爱神为什么送一本圣经作你俩的结婚礼物。”

“他是什么目的?”

“他是要你们按照圣经上的话,去处理相互之间的纷争。伟大、仁慈的主说:‘爱就是恒久的忍耐’。你爱一个人,就要永远忍耐他的一切。用忍耐去包容他的缺点和不足。”

“亲爱的神父啊,我俩就是这么做的呀。出自于无奈,我俩都在相互忍耐,所以从来没有大吵大闹过。可、结果又是怎么样呢?她经常躺在床上流泪,使我的思想受到很大的压力和不开心。我们经常不说话,各自做自己的事,如同佰生人。不仅是同床异梦,而且连床都不同,各睡各的房。”

“那、为什么?”

“因为她有一点响声就睡不着,而且白天她老躺在床上,睡够了,晚上更睡不着。她嫌我打鼾声大。·····”

“的确是很大,刚才我老远就听到呐。”

“所以,她要我到另一个房间去睡觉。”

“这样一来,你们不仅白天产生分歧,而且晚上也不和睦。根本没有消除纷争和痛苦的机会,当然双方都很苦恼啦。”

“既然是由于相互‘忍耐’而造成双方都痛苦,为什么还要‘忍耐’呢?”

“不行啊,不相互永恒的忍耐,家庭就无法维持下去。”

“依靠相互忍耐来维持俩人的关系和家庭,还有什么意思?哪里还有爱情可言?我认为,依靠永久忍耐不是爱,而是无奈或者怜悯。”

“孩子,你是说要与朱丽叶离婚?使不得呀使不得,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劳伦斯,我现在说的是普遍家庭,既然是依靠痛苦的忍让来维持,依靠淫乐来缓和双方的关系,修补由忍让所带来的痛苦。那么,为什么就不能只要欢乐而不要痛苦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直截了当的说,只要爱情,不要结婚;或者说,只要性交快活,不要同居一室的痛苦。大家都说,结婚是爱情的坟墓,那么,人们是不是可以不进坟墓呢?”

“那、怎么行?共夫共妻,那不成了淫秽下流的群交!还有什么人类文明可言?!没有家庭,人类怎能延续下去?”

“神父,您老用的是父权社会的道德标准。怎么忘了历史哩,上古的人,我们的老祖母的做法呢?难道所说,我们的老祖母尽干下流,不文明的事情?”

“你是说母权社会的做法?”

“对,搞一夫一妻制是近六千年以来,兴起父权制才推行的。在六千年以前,就是只要性交娱乐,不搞小家庭,大家不进坟墓。在三百万年以来的漫长人类关系中,干脆就是杂交,清规戒律更少。父女,母子都可以淫乐。人类不是没有自我毁灭吗?”

“不行,不行!时代在进步,怎么能再恢复古老陈旧的做法呢?”

“敬爱的劳伦斯,请宽恕我不同意你的说法:搞共夫共妻就是落后、淫乱和下流。因为在文明社会中,也搞这一套。”

“不会吧?罗密欧,我怎么不知道?一定是秘密进行的,不合法。”

“不,是公开进行的,合理合法。”

“我不明白,你说具体点。”

“哪个国王不是妻妾成群?印度斋浦尔的君主曼新娶一千五百多个老婆,埃及法鲁克一世与五千多个妇女同房做爱;权贵和富贾,哪个没有几个或者十几个妻子或者情妇等等,这难道不是共夫吗?为什么男人可以玩许多女人,搞共夫;而女人玩许多男人,进行共妻就变成淫荡、龌龊和令人作呕了呢?上层人物为什么不遵守单偶制,而要平民和妇女,特别是青年信守一夫一妻制呢?”

“这····”劳伦斯无言以对。

“何况,在父权社会也搞合法的共妻制。”

      “真有这等事?”

“哪个国家没有娼妓?她们不是实行共妻吗?在许多国家,妓院是领国家营业执照的。试问:世上有几个男子,在一生中没去嫖过妓或者偷过情呢?这、不正是只要爱,不要结婚受罪吗?可见,父权社会是一个双重道德标准的利己社会。对掌权人是一套道德标准,对民众又是一套道德标准。这两套道德标准完全相反。可怜的广大民众和妇女遵照统治者所推行的、专门用来束缚他们的道德标准来禁锢自己,而毫无觉醒。”

“罗密欧,你说的是实情,我无法否认。但是,推行一夫一妻制,提倡爱情的伟大和坚贞,应该算一种进步吧?”

“敬爱的神父,我不同意是一种进步。目前,不少崇古、复古和效古派不一直在鼓吹古代好吗?母权社会不就是古代吗?时代是在进步,但并不等于说后来所推行的方法都好,都先进。将男女相爱和家庭硬扯在一起的做法已经推行了六千多年,它的弊端、痛苦和悲剧还少吗?真是血泪斑斑!试问:世上有几对夫妻是真正相投的?为什么非要抱着这种弊端百出的制度不放,让芸芸众生承受家庭的痛苦煎熬呢?不好的做法为什么就不能改?去恢复人类早就已经实行了近三百万年的两性关系呢?”

“罗密欧,你提出的问题太新颖,我从未想过,因此没法回答你,容我好好想想。现在,还是讲你的奇异遭遇吧?”

当罗密欧讲完逃出原始森林,达到都灵城时,劳伦斯感叹不已;插言道:

“原来缺吃少穿、为了糊口的田园生活如此么辛苦和单调,毫无诗意!你说的对,上午或者下午晒一个多小时的太阳,做做日光浴倒顶惬意。但是,如果在毒日下,挥汗种地,的确太艰苦和难熬。看来,没有钱的田园生活过不得,简直是受罪!阿门!(劳伦斯下意识地在胸前画十字架)。对了,你接着讲,后来呢?”

这次一直到罗密欧讲完全部经历后,劳伦斯才深深惊叹和惋惜地道:

“哎呀,你们解除了婚约,离了婚?这种结局比起现在的戏曲差多啦,一点也不感人,保证观众不会流一滴眼泪!根据你俩的爱情故事,由莎士比亚编成戏曲,名字叫‘罗密欧与朱丽叶’,现正在各国公演。你俩已经成为世界男女心中的青春偶像······”

罗密欧边听边想,原来莎士比亚为了编写世界名剧,活活将我和朱丽叶弄死。作家啊,你好狠心哪!难道好戏曲就是要使观众伤感、流泪吗?!因此,忿忿地问:

 “大家都傻乎乎地去双双殉情?”

“怎么是傻乎乎的呢?为伟大、神圣、高尚的爱情而死,虽死尤荣啊!”

“人都死了,还要什么荣誉罗!根据我的经验,我要是作家的话,我就不会故意编造许多情节和故事,去诱导人们走死胡同,钻牛角尖,碰到南墙也不回头;更不会鼓励他们走绝路,弘扬青少年***,成双成对的殉情!而是要提醒他们:天涯何处无芳草,世上的其他男女并未死光。何必浪费自己可贵的青春和生命,放弃自己自幼形成的追求和理想,去强求难以实现的结合,去自寻烦恼、痛苦、哀伤和折磨呢?性发泄的方法很多,何苦为这一点点事情而吊死在一棵树下哩?何况越是强求来的情人,你自己的身价就降得越低,我和朱丽叶的结合不就是很好的证明吗?美好的爱情不等于幸福的家庭,婚前的温情缠绵不等于婚后的合得来!由性格不相投的男女组成的家庭是充满苦涩、矛盾和泪水的。既然结婚是爱情的坟墓,是依靠屈就、包容以及牺牲一方或者双方的个性来维持这个坟墓式的家庭,那么,每个人就不应该硬往坟墓里钻!所以,男女只能相爱,不能结婚,更不能同居一室组成家庭!”

 

                                                  摘自小说“罗密欧与朱丽叶续集”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