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往事

作者:猫猫 2009年03月01日 11:21:08 浏览:1107
                                                              1
坐了足足20多个小时的汽车,终于看到有依稀的灯光时隐时现的闪耀着,像极了天空中遥不可及的星星。心仿佛是在瞬间被一只手揪住。这只手宽大有力,以至于心的疼痛盖过了一路的思索。
西安的十月已经是深秋了,深秋的天很高。夏季雷雨前的烟灰色,吹起的风如南方冬天的风。冷飕飕的,但并不刺骨。轻轻的抬起头,静静地看干枯的叶子一片一片在空中摇曳。跌落在地上时,由清脆的沙沙声。
清洁工人是应该痛恨这个季节的吧。攸攸的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但是马上又觉得他们是活该的。铺满叶子的小道是多么美丽啊!作为人又何必去破坏自然界馈赠的这份美好呢?可是转念再想一想,如果清洁工人不扫,或许上级领导又要说他们对待工作不认真,又要批评或扣工资。生活中,总是有着太多不尽人意的地方。
辉说:“攸攸,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你知道,我是爱你的。”
“是的。可是我已经不再爱你了,所以必须离开。”
“那么我们的孩子呢?你不觉得你对他很不公平吗?”
攸攸有点厌烦了。“我是一个不会爱的人——爱别人,爱自己。爱情在我像是通向远方的铁轨。然而我累了,已经不愿意再去追求。你清楚的,我们无法抵达。”
十月的西安,许多娇气的女孩子已经带上了口罩和厚厚的手套,完全一副应对冬季严寒的架势。南门外到电视台之间的这段路是攸攸最为喜欢的,那是在高中的时候,攸攸的身边还有清。已经记不清多少个日子里,两个人一起在这条那路上走着,有着说不完的话题。而如今,那些关于欢乐、幸福、爱,和明媚的生活,突然都消失了。只剩下无边的痛和虚无。
房子依旧是租在南郊。不是很大,一个套间,有干净的厨房和卫生间。唯一不完美的是整个房间只有厨房里有一个小窗。白天的时候家里也是需要开着灯的。感觉像是掉进了无休止的昏暗之中。加上水费、垃圾费,每月房租230元钱,电费单算。
这就是如今的西安。生活展现出的永远是其最真实的一面,人则如一只小爬虫般在这现实中试探着虚无的深度。代价是累累的伤痕。
                    
                                                               2
早上醒来的时候,外面断断续续的下着小雨。是周末,便在买菜回家时顺便买了份报纸。清早晨打来电话,说周末的报纸上有专版的招聘信息。现如今,她需要一份工作,来应付房租、食物、衣服,来养活自己。
电饭煲里煮了南瓜稀饭。下雨天,窗外的汽笛声显得格外遥远,电脑的声音像水在流。这时候她想起了小时候,家门前的小河,在夏夜里奔腾的声音。
一个心灵多姿的女子,在她童年的时候,用她全部的爱和孤独守望着那条河。像风中的狗尾草,在寂静的原野上轻轻的摇曳。然而在她长大了之后,在她最美好的时候,她的爱却如家门前的河水一样,奔腾而去了。
在她最美好的时候,她的爱不在她身边。她像被季节吸干了汁液的叶子般,轻轻的摇曳在西安的十月,如此脆弱。
每个人都有很多回忆,很多美好的回忆总能给我们带来无尽的甜蜜和无边的苦痛。在回忆中,我们看不到前行的路,那宽宽的弯弯的路。那个词叫“曲折”,没有办法。只有曲折,没有对错。
22岁,她脸上的皮肤白皙如五月的栀子花瓣,散发着轻快浓郁的清香。漆黑的长发直至腰下。坐着的时候,她是从宋词里走出的女子,夜夜在秦淮河边歌唱。奔跑时,她是一只白狐,伶俐与凛冽之间的气息。她的美丽,更是一种气质。
正是因为这种气质,使她对任何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她喝酒,并且抽烟。因此,这是又一个叫人心疼的女子。
11点的时候,母亲打来电话。想让她回家一趟。
家也是在南郊,但是她已经会不去了。长久的漂泊已经让她无法再回到原处,亦无法停留。但是,她依旧决定回家一趟。母亲在电话里说:“攸攸,我知道你累了。回来吧!妈给你做好吃的。
买了一大爪香蕉,一条精品白沙,两套保暖内衣。在面对一份坚实的情感的时候,我们往往会丧失掉所有通向表达的能力,只能用微薄的物质来掩饰羞愧的内心。
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3点,父亲在剥玉米粒,母亲在厨房里准备晚饭。攸攸帮着父亲剥了会玉米便进了厨房。红薯、青菜、鱼,都是自己以往最喜欢的。而记得的人,唯有母亲。
昏黄的灯光下,母亲一如往日说着些村子新近发生的事。清要结婚了,就在下个月。嫁的是一个河南的男子。
母亲说:“你也不小了。好好的谈个朋友,过两年结了婚,有了孩子,你也就不会如此茫然。
“可是没有人要我啊!”攸攸嬉笑着说。
人是一定要有足够的自信和坚强,美才能散发出扑面的芳香,自己也才能有机会找到爱自己的人。
攸攸没有告诉母亲她和辉的事。这个已婚却许诺要娶她为妻的男子。四年大学,她为她怀过两个孩子。最终她放弃了对承诺的等待回到了家乡。
但母亲是能感觉到的。母亲也是女人,更是她的母亲。
 
                                                                    3
只呆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早上的时候,一家广告公司打来电话要她去面试。
一切都很顺利,这家公司在城市的西南角,离住的地方并不远。每天早上八点起床,八点半坐上公交车便不会迟到。晚上下半时可以在公司楼底下吃碗馄饨再回家。
站在23楼的落地窗前,攸攸想:重新无数次的从死灰中点燃心中的梦想和希望,大概才是作为一个人所必须有的能力。作为人,始终要学会自己飞翔,在风中、在雨里、在漫天风雪的晚上…….
没有永恒的太阳,没有不化的坚冰,没有彻底的不幸。幸与不幸,是轮回,也是命运。
公司的策划总监叫林,30多岁的样子,未婚,安徽人。个子不高,但是也不胖,是非常精明沉稳的男子。留平头,穿深灰色的西装,纯白色的袜子。
经常的,林会开车带她去郊区的山里玩,一起聆听流水在山间回荡的天籁之声。这时候攸攸总会问:“林,你说生活会一直这样温暖下去吗?”
“会的,攸攸。只要你想要,就会一直这样温暖下去。”
西安三月的天,在攸攸的生活里,多了一个男人的关爱和呵护。林给她买粉红色的手套和大把大把的百合。兰蔻的香水、()
在一个雨夜里,攸攸又见到了辉。辉就在攸攸的对面,中间隔这一条河。辉说:“攸攸,我在这里,你来呀!”
攸攸拼命的跑向通往河对面的那座桥,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流动的溪水和风的声音。但是当她过了桥奔向辉的时候,面前却什么都没有了。猛地回头,辉又在河的彼岸。他笑着,挥着手,大声喊着:“攸攸,我在这里,你来呀!”于是她又往回跑。终点始终无法抵达。
梦醒了,枕头上早已经湿了大半块。起身开了电脑。辉不在,只是QQ资料里的个人说明变了:
爱情是什么呢?婚姻是什么呢?其实他们什么都不是。当寂寞腐蚀掉了心灵所有的花光异彩,行走的途中,开始出现大段大段的荒芜。没有来路,不知归处。说不清自己想要什么。寻找的意义开始渐渐模糊。
林打开电话说:“我的宝宝,刚才我梦见你了。你穿着粉红色的婚纱向我走来,大把大把如海藻的长发在脑后如瀑布直泻下去,没有任何装饰品,像是盛夏季节里原始森林里茂盛的丛木。”
“是呀!我要用长长的头发来牵扯你的灵魂。”攸攸轻轻地说着。
“是一辈子吗?”
“呵呵……”
悠悠说:“林,我想讲一个故事给你听。三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夜晚,一个女孩子在一次假面舞会上邂逅了一个手指修长的男子。她不知道他是谁。只感觉到对面香烟散发出的烟草气息在混乱之中成了一剂毒药,越来越浓地笼罩了她的整个世界。”
“她想这样修长美丽的手指除了弹钢琴之外,抚摸在皮肤上应该也是最温柔的吧!于是顺着他的牵引,她不顾一切的跟着去了。”
“她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一夜的疼痛之中,幼小的身体因滚烫而散发出充满荷尔蒙气味的汗香,笼罩整个陌生的小屋。疼痛之中没有哀叫,只有泪和发凉的呻吟互相纠缠彼此交织着奔向未知的远处……”
“林,你知道吗?那是一条河流,没有准确的方向。因此注定了要被淹没……”
辉是有家室的男子,他爱攸攸,亦如攸攸对他的爱一样。只是这份爱太过沉重,走的久了,势必会很累很累。
林说:“攸攸,我只是爱你。我可以体谅内心的苦。所以我希望我能为你承担全部。”
 
                                                                  4
清结婚的时候,攸攸带林一起去参加婚礼。酒宴上清仿佛很幸福,然而攸攸知道,清最爱的人其实是迪。
宽阔的长安路邮电学院门口的天桥,清、攸攸还有其它的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他们曾经无数次在这座桥上望着电视塔的塔尖,数过往的车辆,看国槐树叶在深秋的街道上跟着汽车飞舞,憧憬美丽的爱情和遥远的将来。
攸攸想:在这个充满着金钱和欲望的年代,我们该站在哪里回望我们的理想。我们那至死不渝的来自内心深处的梦?
十一月,林拜访了攸攸的父母,他们也很满意林。重要的是,不管怎么样,他们只希望攸攸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林和攸攸商量,年底他们就结婚。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林买下了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是四楼。每个房间都有通向外界的窗户,阳台的落地窗面朝西,因为林记得攸攸曾说过喜欢三毛的一句话:黄昏是一天最美丽的时刻,愿每一颗流浪的心,在一盏灯得到永远的归宿。
结婚的前一个星期,辉打来电话。
“攸攸,你终于决定彻底的离开我了。”
“是的,我很累,辉,爱情曾经给了我们最浓烈的激情,却也给了我们无边的寂寞,我们都是被搁置在悬崖边上的瓷罐子,一不小心就会坠落深渊,从这世界彻底的消失。”
“但是我知道的,攸攸你是爱我的,只要你愿意,我马上可以离婚,我娶你。”
“是的,我爱你,但是这份爱太过沉重,我累了,所以选择离开。”
电话那端成了盲音,她把脸轻轻的放在手心里,任泪水在心里泛滥,在眼里游历。
生命成了一个容器,快乐只流向了虚无……
 
                                                                           5
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攸攸留言给辉:
一个女子把自己匆匆嫁掉的原因很简单,她只是累了。而在此之后的婚姻生活中,也是会有感情的,因为日久生情,只是这份情与爱情无关。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